全国服务热线

400-500-6307

联系我们
电话:13578512360
传真:020-86302157
服务热线:400-500-6307
邮箱:55965001@baidu.com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兴业广场53号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仿古家具 >
仿古家具

让它 们以艺术品的形式继续活着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0-01-14 21:40

  长期在海水浸泡的木质海船,被淘汰后,以往当柴火烧都遭嫌弃。如今,经拆解后的古船木,以其独具魅力的残缺美与沧桑感,成为家装业和收藏界的“新宠”。

  在南安水头镇鹏翔石材城,便有一位资深古船木爱好者:来自广西河池的蓝加茂。别看这位80后企业家年轻,他进入船木家具行业已有6年之久。

  “古船木承载的东西实在太多了,它可不是一般的木材,必须是经几十年、几百年的生长。树的年轮是无法提速的,那些风风雨雨是要亲历的,无法略过也无法逾越。”对于古船木的喜爱,蓝加茂有独特的感悟。

  鹏翔石材城聚集着数百名商户,从事的几乎与石材有关的生意。但两年前,蓝加茂的入驻显得有些“另类”。他卖的不是石材,而是用退役海船打造的船木家具。

  在800多平方米的展厅内,琳琅满目的艺术品让人应接不暇。除了故宫博物院书法家魏殿松、国礼画家刘文生等名家书画作品外,还摆放着茅台酒、葡萄酒、紫砂壶等藏品。但最引人注目的,还是那占据立体空间最多的船木家具。

  “所谓船木家具,并非说木材的种类叫船木,而是因为用来做家具木材是从退役的老船上拆下来的。”作为古蓝居船木品牌创始人,蓝加茂总是不忘对顾客进行“科普”。

  他告诉记者,因为喜爱船木家具的人都是看中了其本身沧桑感,所以用来制作家具的船木年头越久远,价格越高,而像船木表面的虫眼、螺丝孔、裂痕、黑色氧化、海水腐蚀等都是其独特之处,不仅不会影响家具本身的美观,反而会增加价值。

  蓝加茂用来泡茶的茶几,便是一张船木桌子。黑色的船木,分布了不少洞眼和凹槽,这些就是海船的使用痕迹,黑色是铁锈的颜色,洞眼就是船上的铆眼,有的凹槽则是绳索长年累月摩擦所致。蓝加茂座椅的椅背,也是海船上舵手操作的舵盘。

  要说木制品家具,红木家具市场就足以让人挑花眼,但弱水三千为何古船木成新宠?蓝加茂说,古船木在使用价值上自不用多说,其文化价值最值得收藏,人们选择船木家具,其实是在选择一种品位,一种对生活的态度。

  “不少海船都经历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风雨海浪的洗礼,所有岁月痕迹都在船木上沉淀下来,现在取料极其不易,可遇不可求。”蓝加茂将这些称为“海上漂来的家具”。

  14岁时,蓝加茂便离开家乡,千里迢迢来到南安打工。在陶瓷厂当过普工,承包过陶瓷厂生产线,而后承包起石材复合板流水线,勤劳肯干的蓝加茂逐渐积累起一定的原始资本。时至今日,他并没有放弃老本行,依旧承包着华辉股份、万隆石业等企业的复合板生产线年的一天,在漳州长泰一家陶瓷厂内,一套价值数万元的船木家具让蓝加茂心生欢喜,坐在椅子上感觉很舒服。这是他第一次坐在这种特殊材质的家具上,他萌生了做船木家具生意的想法。“当时投资这个项目,主要看中它的保值。现代人喜欢复古,船木越用越耐看。”

  2011年,28岁的他在水头镇奎峰路租了200平方米的场地,告别“门外汉”身份,正式进入船木家具市场。由于当时鲜有人涉及,他没敢大胆投入,只是在微信朋友圈发一发图片,卖一套算一套。

  做船木家具生意,充满了考验。“找船木还得看缘分,不是你想找就能找得到,因为大家都在找。”这位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广西小伙,对涨潮退潮不甚了解,第一次去宁德海边寻找船木时,早上出发海边还有很多水,天黑回来时已经退潮了。得亏在当地人的帮助下,找了艘小船,才把他解救出来。

  就这样,靠着缘分,蓝加茂一块块寻找到自己的“宝贝”。然而,当时的船木家具尚处于市场培育期,蓝加茂遭遇了销路不畅、资金周转难等问题。

  “刚开始打开市场很难,只好找合伙人入股,一起交租金。”起初,蓝加茂也有自己的加工厂,并聘请工人纯手工打造,但工人工资是笔不小的开支。他坦言,木头并不是很贵,贵就贵在工钱,单单工人工资一天就要好几千。为了减轻成本负担,他自己负责原材料,而把加工环节移到了漳州东山岛的加工厂,成功控制了成本。

  所谓物以稀为贵,是金子总会发光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在红木家具之后,船木家具越来越受到市场青睐,而且价格水涨船高,包括厦门等地的客户,都找上门来购买。

  “现在不愁卖不出去。”在蓝加茂看来,钢质渔船流行的今天,传统木船由于取材周期长,拆一艘,便少一艘。有减无增,致使船木家具原材料稀缺,导致价格连年攀升。他所要贩卖给消费者的,也正是这种稀缺。

  事实上,因为船木的不规整,所以船木家具并不能进行流水线生产,基本上依靠手工制作;每块船木的色调、大小、厚薄、宽度、风化程度不一,必须因材施工,仅挑选材料这一项,就需要耗费很长时间。

  为了充分挖掘古船木特有的历史生产痕迹,产品无论大小,都保留了船木原有的伤痕、沟壑甚至海水冲刷的痕迹,连拔出渔船铆钉时留下的大大小小的孔洞也一并存留。

  除了根据原材料特性进行设计,更多的还是接受私人定制,这无疑加大了制作工艺的周期性。因此,这种船木家具一套少则一两万元,多则几十万、上百万元。

  在蓝加茂的构想中,今后要专门建设一个展览“古蓝居”船木家具的展厅。但有个问题摆在他眼前:原材料紧缺,如何源源不断地向客户提供货真价实的产品?

  在他的规划里,船木家具未来的发展将以“以租代购”的模式出现。“假设客户以2万元的价格买走一套家具,用了一两年后不想要,我们可以退还给他1.6万元,4000元算折旧费,相当于租金。”这可谓是一举两得,而且很有优势:对买家而言,不仅可以享受到高贵的体验,还能减轻投资成本;对卖家来说,增加资金周转的同时,再把产品加价卖出,可谓双赢。

  “船木家具卖完还得重新找资源,重新设计,期间就要投入不菲的资金。”蓝加茂说,传统模式很难赚到钱,只要手握一定数量的船木家具,通过“销售-回购-再销售”的模式,即可使资产不断升值,100万元的固定资产,若干年后可能变成200万元甚至上千万元。

  “我们并不在乎卖得数量多好,更看中的是坐在船木家具上的那个人,只有懂得欣赏,才会体现它的价值。”蓝加茂希望在未来,能将船木变成一件件优雅的艺术品,让它们以艺术品的形式继续活着。